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我的女人之老母
我的女人之老母

.
我叫阿欢,今年满十九岁,正在读大一。我知道自己很帅,也很酷,所以有蛮多女生喜欢我,想泡我,可我却
瞧不上她们,我只对那些成熟的女性感兴趣。也许这跟我从小就失去了母亲有关系,我不否认我有恋母情结。


我的现任情人叫马丹娜。她已经年近四十了,有老公,还有小孩。她的相貌一般,但身材非常魔鬼,有豪华的
乳房和庞大的臀部。除此之外,她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受虐狂,她经常自备道具,请我去折磨她。


其实,「每个女人都崇拜法西斯分子,脸上挂着长靴,野蛮的心长在野兽身上……」这句话是席尔维亚。普拉
斯说的。这家伙把自个儿的脑袋伸进烤箱里自杀了,我怀疑我有朝一日也会像他一样疯狂°°如果我继续跟马丹娜
鬼混下去的话。


马丹娜在市中心租了一间廉价的地下室,把它作为我们幽会和放纵情慾的场所。地下室里没有床,只有厚重的
浅色地毯,那上面布满了精液和淫水的斑痕,同时散发着一股酸臭的气味。


周末,我用钥匙拧开地下室的大门,马丹娜已经在里面恭候多时了。她戴着笔直垂肩的银色假发,穿薄若蝉翼
的黑色吊带裙,雪白的脸上印着两片惊心动魄的红嘴唇。她笑眯眯地看着我,手里拿着一个铁盒子。


我问她︰「今天打算玩什麽把戏?」她打开盒盖,里面是一排闪动蓝色锋芒的钢针。


「你该不是想要我……用这玩意儿扎你吧?」「宝贝!你真聪明!」马丹娜的眼睛里荡漾着淫荡的光︰「过来,
让我检查一下你的状态……」我靠近她,她跪在我的面前,解开我的皮带,脱下我的长裤和内裤,「越来越犀利了!」
马丹娜亲了亲大龟头︰「好臭!臭烘烘,你大概一个礼拜没洗澡了吧!」我微微一笑︰「等着你来帮它洗呀!」马
丹娜轻轻地叹气︰「唉,没办法……谁叫我喜欢你这臭东西呢?」她开始舔我的龟头,舔去那些残留在龟底下的
白色精渣。说实话,我对口交已经麻木了,只有变态的行为才能唤起我的性慾.


「马丹娜……我刚拉过屎,还没擦屁股,你顺便帮我舔乾净吧!」说罢,我推倒她,让她平躺在地毯上,然後
我蹲下来……我的屁眼儿正对着她那猩红的嘴巴︰「你吃晚饭了吗?如果没吃,我的肚子里还有一些。」马丹娜不
做声,用两片湿润温暖的嘴唇堵住我,又吐出灵活的舌尖儿舔我。我浑身趐软︰「哦!好舒服!」这座地下室并非
完全地隐藏在地下,它有一小截玻璃窗露在外面。天黑的时候,窗外闪烁变幻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,还有各种款
式的鞋子和各种类型的小腿来来回回。有一次我看见某人蹲下来系鞋带,如果他的腰再弯一点,脑袋再侧一点,便
会目睹我和马丹娜的活春宫。这种担心导致我精神紧张,亦使我更加亢奋,我会变得无比强大和无比凶猛。


我扒去马丹娜的吊带裙,她里面空荡无物,她像一条大白蛇似的横卧在地毯上,两只乳房跟随着呼吸一起一伏
……我喜欢软绵绵的乳房,还有像黑草莓一样的大奶头,它们给予我滑腻柔韧的手感。


我的屁眼儿已经离开了马丹娜的嘴巴︰「把针递给我。」马丹娜拈起一根钢针︰「你舍得扎吗?」我呼哧呼哧
地喘气︰「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!」马丹娜咯咯地笑︰「我情愿死在你手上……记着,我死了以後,要把我的皮剥
下来,做成内裤,我要挨着你的鸡鸡和蛋蛋……」她一边说,一边将我拉进怀里,我的脸紧贴着她的乳沟……我嗅
到成熟女人特有的酸甜气味。


「把我的肉放在雪柜里,每天吃一点。你不是说我的屌很肥吗?那最好拿来清蒸。」我用钢针尖轻轻地紮了扎
她的黑奶头,她身子一颤,随即绷紧了肌肉︰「宝贝,我先喂你点儿奶吃……」我听话地张开嘴,让她用沉甸甸的
大乳房堵塞我。


「好吃吗?」忽然之间,我觉得自己返回了童年,我懒洋洋地依偎在妈妈的怀抱里,吧唧吧唧地吸吮着芳香的
乳汁;妈妈一边喂奶,一边把弄我的鸡鸡……一股温暖的热力静悄悄地在我体内蔓延。


我是在一个私人派对上认识马丹娜的,她那身过於精致的打扮和左顾右盼的眼神,使我一瞬间就明白了她需要
什麽。我知道像马丹娜这样的女人看似端异娴静,其实骨子里淫荡不羁,但我没有料到她的淫荡大大地超乎了我的
想像。


我们的第一次发生在停车场。那是个初秋的深夜,马丹娜开车送我回学生公寓,结果车开到半路就因为突发的
情慾而熄火了。马丹娜像八爪鱼似的缠上来,吻我,叫我摸她的屄,问我喜不喜欢玩她,喜不喜欢搞逆来顺受的女
人。问话的同时,她也摸我……结果把她吓得够呛!她说就连黑鬼都没我巨大。她说她这辈子都在寻找真正的「伟
哥」°°现在终於被她找着了。


然後她从工具箱里取出一根使用乾电池的按摩棒。我笑问︰「有了真货还要赝品做什麽?」她说︰「待会儿你
会明白的……」接下来她在上面要我,她一边快活地颠簸,一边在我耳边说下流话。


约摸十分钟後,她把按摩棒递给我,叫我用这根东西插她的屁眼儿,她说︰「宝贝,你弄死我吧!我身上的洞
全都属於你……」马丹娜摊开四肢,绽放成一个雪白耀眼的「大」字︰「……宝贝,你弄死我吧……我是你的。」
我用拇指和中指拈着锐利的针︰「扎你的大奶头,好不好?」马丹娜柔媚地微笑︰「好啊……别手软,用力呀!」
我点头,手中的钢针一颤,针尖刺入黑色肉蕾。


「哦……喔!」马丹娜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母鸡,打嗓子眼儿里憋出疼痛的呻吟。我撒手,看着额角微微沁汗
的她︰「痛吗?」马丹娜眼波朦胧︰「快,接着来……」她把针盒递给我︰「宝贝……我的乖宝贝……」我的右手
又拈起一枚钢针︰「听着,痛也不许叫唤!」马丹娜用雪白的门牙咬着红润的下嘴唇︰「嗯……」我伸出左手,捏
着另一粒黑奶头,把它捏得变了形,然後右手的针很仔细地深入。


「唔唔……」马丹娜强忍剧痛,她的手指甲使劲地挠着地毯,还有两条泪水像毛毛虫似的爬出眼眶。


但我的心里竟然没有丝毫的怜悯,相反,我喜欢折磨女人,喜欢见到她们婉转哀啼的柔弱样子。也许世上的男
人都隐藏着施虐的慾望,而女人则渴望被虐。前者在过程中获得征服的快感,後者在过程中享受被侵犯的喜悦。


我跪在马丹娜身旁,我的手掌掠过她的小腹,那里蓬勃着乌黑发亮的阴毛,像徵着女人的旺盛性慾.


我记得马丹娜问过我︰「宝贝,我的阴毛是不是太多了?用不用我把它剃乾净?」我说︰「不用剃。它很漂亮,
让你看起来很健康。」是的,马丹娜不但有一丛健康润泽的阴毛,还有一个健康丰腴的屄。此刻我弯腰低头,向马
丹娜的「黑毛大鲍鱼」行注目礼。她的「鲍鱼」总是很饥渴的样子,一见到大鸡巴就合不拢嘴°°往外翻着红嫩嫩
水汪汪的肉。相比之下,她的大阴唇颜色偏深,像涂了一层青紫色的唇膏;十几根弯弯曲曲的黑毛点缀在阴唇两侧,
为这个贪婪的阴户平添了几分俏皮。


马丹娜的嘶哑嗓音在我耳畔响起︰「宝贝,我的屄好痒好痒,你赶快操我一会儿吧!」我费力地咽了口唾沫︰
「不!我有更好的办法……」我拈起第三根针……针尖挑开阴唇,颤巍巍地对准了娇嫩的凸起。那个凸起叫做阴蒂,
是女人的快乐神经源,是最脆弱的兴奋点……马丹娜的双腿簌簌地发抖︰「啊……不!宝贝……不要……」我手指
一捻,钢针旋转着入肉,马丹娜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,身子像虾米一般弓起。


我站着,居高临下,俯视马丹娜。


她泪流满面,鼻翼翕动……嘴唇咬得发青而脸色涨红……三根纤细、锐利的钢针分别深入左右乳头及阴蒂,这
种滋味我想一定不太好受。不过令我感到奇怪的是︰竟然没见血。


我俯身,抓住马丹娜的足踝,把她的两条腿提起来。然後,我稳稳地站成丁字步,我的前脚掌踏着她的阴户,
用脚趾头揉她。同时,我也吸吮她的脚趾,还用下巴上的胡茬刮她的脚心。她很快地止住了啜泣,继而柔媚地呻吟。


我喘着粗气︰「舒不舒服?」


马丹娜泪眼婆娑地看着我︰「宝贝……你操我吧……我受不了……」我笑了︰「你他妈的真是天生的骚货……
好吧,让我来干死你!」马丹娜的眼神发亮了︰「哦!宝贝,快点吧!」窗外闪烁着霓虹灯光。我不知道此刻的天
空里有没有星星月亮,其实那与我无关,我的宇宙只是这间小小的地下室°°一个年轻的男人和一个成熟的女人,
在玩一种天体运动的游戏。


电灯泡在我的头顶上方无风自动,我们的影子在粉墙上飘忽摇曳……像翩翩起舞的灰色幽灵。


(第二章)


马丹娜仰面朝天,她的膝弯架在我的肩膀上,她说我的鸡巴实在太长,只有采用这种性交体位才能让鸡巴完全
地插入。


「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容纳你的!」马丹娜不无自豪地说︰「你太棒了宝贝!我可不想浪费资源。」马丹娜虽然
生过小孩,但因为是剖腹产,所以她的阴道一点儿都不松弛,依然富有弹性。她还有一样好处,那就是淫水充足,
她的屄好似一汪洋大海,源源不绝的分泌……有时候我真想永远地操着她︰「马丹娜你知道吗?你有一个能滋润男
人的好屄,我的鸡巴每次插了进去里面,就不想出来。」龟头嵌入阴道的一刹那是最令我感到快乐的瞬间,我喜欢
就这麽着停滞十来秒,让久渴欲饮的马丹娜神魂颠倒。她的穴会像鲤鱼嘴一样,吸啜着鸡巴进入滑腻温暖的隧道里。
「哦……我的小宝贝……」马丹娜捧着我的脸颊,眼神凄楚︰「你不想操屄吗?操吧!我会让你爽上天的。」於是
我的鸡巴向前猛冲……我那坚挺如铁的肉楔子恶狠狠地打穿、打透了阴道。马丹娜魂飞魄散,两只快活的脚後跟使
劲地擂我的脊梁骨,「哦……喔……大鸡巴……大鸡巴!」她搂着我的脖子,没命似的亲我︰「哦……大鸡巴……
我美死了……」「你等着,还有更美的事儿……」说罢,我咬牙切齿地操她,越操越狂野,越操频率越快……地下
室里充斥着清脆的身体撞击声、「扑哧扑哧」的皮肉摩擦声、粗重如牛的大口喘气声,和时而喜悦时而痛楚的婉转
啼叫声。


最後我们一同达到灵魂出窍的境界……这是性生活的最高境界……犹如大剂量的海洛英在血管里呼呼流窜……
犹如热气腾腾的吗啡烤着大脑……反正天地都不存在,宇宙是一片空白……我只想做一件事,那就是射精!射精!
不顾一切地激射……我要让自己的精液在子宫壁上淋漓,继而淹没她的五脏六腑……然後我们又一同昏死过去。


「宝贝……你的大鸡巴可真厉害呀!」「操得你舒不舒服?」「不知道……我只晓得自己死过好几次了……」
「嘿嘿……你想死吗?」「想。我觉得最美的死法……就是让你操死我……」「我可不想这麽做……」「是吗宝贝?
你爱不爱我?」「爱你……亲爱的。」「可我会老的……等我老了,你就不想操我了……」「也许吧……谁去想以
後的事儿呢?」「你说得对……我们没有以後。」「是啊……」「所以,就多操我几次……把我操上天堂……」我
直起腰杆,撤出疲软的阴茎。我低头一看,哦上帝!我怎麽把马丹娜操成了这个样子!实在是有些……惨不忍睹!


原来适才的疯狂使阴蒂破裂出血了,马丹娜的穴变成一个湿淋淋的血洞,还有一些乳白的精液正缓缓地溢出阴
道……红白相间,使她的胯下蔓延着惊心动魄的景色。


马丹娜却毫不介意︰「没关系,已经不怎麽痛了。」她欠起上身,用手掌掂了掂我的沉甸甸︰「好在没弄脏我
的宝贝……」我的鸡巴一直在马丹娜的屄进出直至射精,所有血迹都被精液和淫水洗乾净了,所以,只有阴毛上泄
了些红色。马丹娜小心翼翼地剥开包皮,剥出浑圆细嫩的龟头︰「真漂亮……真可爱!」她爱不释手,仔细把玩了
一会儿,接着再次含住,用舌头舔,用上下两排牙齿轻轻地咬。


於是我又勃起了……我兴奋地撕扯着她的银色假发,哑着嗓子喊︰「马丹娜……转过身去……我想操你的屁眼
儿!」马丹娜跟别的女人不一样,她的屁眼儿好像不能闲着,总喜欢往里面塞点东西,比如按摩棒,或者电动跳蚤。
我曾经问过她为什麽,她笑着回答说习惯了,不弄它就痒痒。


在认识马丹娜之前我也操过另一个女人的屁眼儿。对方是我同学他妈,是个老寡妇,约摸四十来岁,肉懒穴松,
我这麽粗壮的家伙插进去居然没啥感觉,可见她宽敞到何种程度!她见我兴味索然,便主动地邀请我走她的後门。


说实话,那次是我的「肛交处女炮」,所以打得特别紧张,打得很不舒服。尤其是才打到一半的时候,那老寡
妇突然杀猪般嚎叫起来,吓得我险些阳痿。我问她怎麽了,她尴尬地说︰「你把我的大便操出来了……」那次之後,
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对女人的屁眼不感兴趣,直至遇见马丹娜。


我要再度说明马丹娜跟别的女人不一样。也许是经常锻炼的缘故吧,她的屁眼儿往里凹,凹成一个合不拢的黑
洞,凹成一个漏斗,甚至凹得连那枚菊花蕾都看不见了。在黑洞周围泄着一圈乳晕般的咖啡色,衬托得两瓣屁股蛋
格外雪白。


马丹娜屡屡诱惑我尝试一下她的後庭,但老寡妇的恶作剧使我耿耿於怀,我上撅着肥臀屁眼朝天,她递给我一
瓶婴儿润肤油,叫我往她屁眼里倒,然後自己动手,往里面塞进一颗牛奶糖。她瞟着我,满脸妩媚︰「宝贝……别
客气,叫你的大鸡鸡进去吃糖……」我被她的诚意打动,於是再度挺身走险。没想到这一操不可收拾……我终於发
现了一条交通顺畅的「便道」。


《全文完》